原鄉關懷 攜手同行

  50 多年來,埔里基督教醫院始終秉持著創辦人孫理蓮宣教士關注原鄉醫療需要的心志,以宣教醫療守護著中部原鄉居民的健康。而世界展望會在埔里基督教醫院創辦之始,即透過本會創辦人鮑伯‧ 皮爾斯對埔基事工的支持,以及與徐賓諾和紀歐惠宣教士夫婦彼此間的配搭連結,一同關懷原鄉居民的醫療需要。

  當時,台灣正處於二戰之後百廢待舉的景況,原鄉部落的資源更顯困乏,往往面臨翻山越嶺仍無法找著一家診所的苦境,埔基的設立,無疑為原鄉居民帶來一線生命曙光。而在鮑伯‧ 皮爾斯簽下空白支票,為埔基醫療大樓的興建奠立基礎後,以埔里為中心的鄰近原鄉部落,開始獲得現代化的醫療服務。爾後設立護理訓練學校,透過世界展望會的資助,為經濟弱勢的原住民少女提供就學與就業機會,更為原住民護理人才的培訓立下基礎。九二一地震後,埔基亦推動多項生活扶助專案,與台灣世界展望會一同關懷受災居民。埔基關懷原鄉之路,在在見證了馬太福音25:40「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之真義。

  台灣世界展望會與埔里基督教醫院皆關心原鄉部落的發展,我們從兒童的需要出發,致力於讓孩子與其家庭、社區能擁有豐盛的生命;埔基從偏鄉醫療缺乏的需求開始,專注於社區化長期照顧的服務工作,雖然事工重點或有不同,但跟隨耶穌基督憐憫弱小、扶助困乏者的心志乃是相同,如今基督的愛連結彼此,讓我們能一同在原鄉部落為主做工。祝福埔基,透過本書的發行,能讓民眾見證埔基在偏鄉醫療所結出的美好果實,並帶動更多人加入關懷原鄉發展的行列之中。

台灣世界展望會 會長

南岳君

莫忘初心

長照教學大樓理念篇(一)

  埔里基督教醫院在1956 年設立,之 前的山地醫療是由門諾會、芥菜種 會結合國內外的醫療人員,使用美軍所 留下來的吉普車及軍用醫療用品,到山 地部落去做巡迴醫療,即所謂的mobile clinic。由於當時的交通非常不便,山路 崎嶇難行,公共衛生非常落後。在巡迴醫 療的過程中,更發現在山地偏鄉所需要的 不只是醫療而已,其實公共衛生、 社會 救濟甚至教育都有非常急迫性的需要,只 有全面性的介入,才能幫助山地偏鄉脫離 窮困的生活。然而, 當時的政府也沒有 多餘的經費與力量,來照顧山地偏鄉;基 督教的社福團體芥菜種會、世界展望會以 及挪威差會,於是負擔起照顧偏鄉的任務。南投籍的謝緯醫師( 牧師) ,自美國完 成了胸腔外科的訓練後,更放棄了台北馬偕 醫院院長的職務,回到家鄉投入照顧山地偏 鄉的任務,並擔任第一任埔里基督教醫院院 長的職務。

  隨著醫療需求的發展,肺結核療養病 房,醫院硬體建築一一落成。 此外,醫院 在挪威籍宣教師徐賓諾、紀歐惠夫婦的負責 期間,也陸續成立grace home- 孤兒養護 家屋、polio home- 小兒麻痺之家、瑪麗亞 產院、褓姆養成班、護理學校等機構,甚至 為一些貧窮無力埋葬的病患,購置身後的墓 地,將醫療的工作延伸到社政的領域,作為 在地化、全方位的照顧。

  隨著台灣經濟的發展,醫療與社政逐 漸分家,政府的法令日趨繁雜,埔里基督 教醫院的許多機構無法生存,陸續結束營 業。即便只剩下單純的醫療,醫院的經營 也出現嚴重的虧損 ,幾乎要關門。幸好 當時彰化基督教醫院的吳震春院長,認為 基督教醫院關門是基督徒醫師的恥辱,毅 然決然地全力支持埔里基督教醫院。當時 在彰基作為見習醫師的我,也被派到埔里 基督教醫院協助醫療工作。之後,當住院 醫師時也一直都有支援眼科的醫療工作。 吳震春院長在埔里基督教醫院最艱困的時 刻,負起董事長的職務;在他全力的支持 下,才使埔里基督教醫院免於關門的命 運,繼續負起照顧山地偏鄉居民健康的任 務。

  1999 年震央在埔里的921 大地震, 造成大埔里地區嚴重的破壞,許多家庭家 破人亡。埔里基督教醫院此時不但負起災 區的緊急醫療外,更不忘初心的負起在地 化、全方位的照顧;在隔年成立「財團法 人愚人之友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 落實醫療與社政結合的服務。特別在災後 因經濟因素,許多年輕人外出謀生,偏鄉的長輩乏人照顧之際,愚人之友基金會將醫 療延伸到社區 、到府,成為醫院伸出去的 膀臂,提供連續性整合的全方位照顧。包括 (1) 居家服務員的訓練與認證工作,幫助許 多中年失業者取得證照,並投入在地照顧長 輩的工作 (2) 山地偏鄉日照據點的設立(3) 樂活村- 失能、失智長者的日照中心(4) 安 康村- 失智長者的日照中心 (5) 福氣村- 失 智長者24 小時團體家屋 (6) 健康活力站 (7) 文康車的巡迴服務等等。這些雖然都是一些 不起眼的工作,但是卻是小兵立大功,可以 減少許多不必要醫療資源的浪費。或許看起 來是微不足道,卻是最需要投入愛心的工 作,只有以愛心的付出才能發揮真正的效 果。

  未來是一個人口快速老化的世代,我們 看見的不只是表面照護資源的需求,更重要 的是要透過教育,培養社區對老化的認知與 因應能力,我們責無旁貸。2015 年5 月, 埔里基督教醫院即將開工興建長照教學大 樓,我們將繼續追隨偏鄉先行者的腳蹤,盡 全力發揮醫療及長照整合的豐富實務經驗, 為在地營造一個身心靈健康、幸福、充滿愛 的家園。

埔里基督教醫院 董事長

黃敏生

願做的心

長照教學大樓理念篇(二)

  地震後家園重建與家庭經濟之需求,帶來大埔里地區家庭結構的高度扭曲。高齡長輩困守家園,年輕人口大量外移,使原本就解構中的家庭功能迅速惡化,長輩的照護迫在眉睫,這促使埔里基督教醫院必須提早面對偏鄉社區高齡化的壓力。然而我們所面對的是長輩身心靈安然終老的需求,這實在不容易解決,因為偏鄉的高齡長輩不是安置養護機構就算了,我們心裡有主張,這可要咱自己來。

Al  在地終老原是每一位長輩的期待。研究顯示,像人生的起頭前十年一樣,每一個人終老的末十年都需要他人協助。定義一個人獲得善終的元素很多;從環境熟悉的街坊鄰居支持,所經歷社區過往歷史的重溫,獲得自我存在的肯定與尊嚴;直到日漸失能時,家庭成員的安慰與陪伴,在在是善終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過去長輩以在家中自然凋逝為最大的期盼。在現今高度競爭的社會裡,這種期待已經變的不符實際,在偏鄉的長輩們有時更成為奢想。有的請了外籍勞工打理生活起居,完 全沒有人文溝通;有的搬到人生地不熟的都會區與兒孫同住,好像到國外度假;有的被迫安置於機構,與成長環境完全隔絕,猶如入監服役。這不是理想的終老過 程。

  我們知道高齡社會的來臨,帶給企業家們很多的憧憬,是將來可以大大投資發展的 市場。但我們深知長輩的終老照護,除了食衣住行舒適平安之外,有很多元素並非金錢可以買得到的。由過去全民健保施行後,醫病關係丕變的經驗,我們擔心日後長照保險法的實施,可能會泯滅人性互助美善的一面和回饋長輩一生奉獻社會感激之情;取而代之的是生意的往來和金錢利益的交換。我們相信過去60年來埔里基督教醫院在這偏鄉所作事工的態度,應該是金錢買不到的,我們希望能保留下來! 我們希望這些核心價值 長遠伴隨著埔基同工向前邁進並警惕著我們。

  聖經中「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愛鄰如己」是埔里基督教醫院的院訓。強調基督徒的愛心與實務並重的要緊。雖然「知難行易」和「知易行難」引發辯論,但兩者揭纛一個事實就是要「知行合一」。現在社會拜 媒體之賜,大家都知道「愛」,但若行不出 來,這「愛」就是口惠而實不至。和聖經中「好撒瑪利亞人」喻言中的兩位人物,祭師和利未人,一樣 受到人的批判。好撒瑪利亞人動了慈心,用「油和酒」包裹了被強盜所傷者的傷處,送他到旅店裡去受照應。我們學習 「好撒瑪利亞人」平時就要有準備,也應該知道如何去執行服事的工作,才能把工作做好。更重要的是,要有願意的心。

  對長輩們的人性展現,並不在於豐裕的物資供應和名利地位的尊崇,卻是建立在最基本人與人之間的耐心等候與適 時陪伴。大家都知道長輩的照護要有愛心有耐心,但是現代社會的步伐速度太快了,當需要付出的時候,往往都沒有準備好,既沒時間也沒耐性。我們常看到有心無力的政治人 物,說的很多但是作的很少就是這個道理。

  在長輩的照護這事上,「做出來」遠比「說出來」重要。所作所為若出於內心願意服事 長輩的心,這價值實比任何珍珠還貴重! 即將動工興建的長照教學大樓,就是要培養很多的 「好撒瑪利亞人」,願意彎腰協助、曲膝照護、陪同多走一里路的第一線服務員,未來他們 會是在地最有價值的資產。

愚人之友基金會 董事長

趙文崇

誰是我的鄰舍?

長照教學大樓理念篇(三)

  有一年,我們到挪威參加他們的國慶大典,我們想:不知道今年會推出什麼新型飛彈?或是強力炸藥? 因為當年發明最強的炸藥的諾貝爾就是在挪威。我們選了一個很好的位置,觀看國慶遊行行列。沒想到,竟然沒有坦克、大砲,也沒有飛彈,更沒有軍隊分列式。走在最前頭的是一隊快樂的長輩,也有坐輪椅的殘障人士。令我感到訝異的是: 他們覺得要表達一個國家的興盛與文明,不在於船堅炮利,不在於科技發達,也不在於經濟的富裕,而是在於對老弱婦孺和殘障者的照顧!

  聖經路加福音第十章提到:耶穌和一個宗教領袖討論:怎麼得到永遠的生命?

「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 上帝,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

你這樣行,就必得永遠的生命。

那麼,誰是我的鄰舍呢?

  我認識一對挪威夫婦,他們得到挪威國王頒發的「挪威國家最高榮譽獎」。為什麼他們會得到這個獎? 不是他們在挪威國內有什麼豐功偉業,而是他們在台灣服務埔里地區的原住民達四十幾年。埔里地區原住民的鄰舍是誰呢? 竟然是遠在幾萬公里外的一對挪威夫婦! 那麼我們呢? 只是到埔里觀光,喝酒吃甘蔗,而無視於當地居民的疾苦?

  過去埔里地區居民的病痛,幸虧有埔里基督教醫院愛心的照顧,是他們最好的鄰舍,尤其一些特殊嚴重的疾病,如: 肺結核,小兒麻痺等等。九二一大地震時,埔里基督教醫院更是中流砥柱,挺住一切的艱難困苦,讓救災活動可以順利進行。

  今天,面對全台灣高齡化的影響,埔里地區也不例外,而且因為交通不便,資源更缺乏。這些需要照顧的有賽德克、布農族、泰雅各個族群的老人家,還有閩南、客家、外省籍的高齡長輩,無論是健康、失能或失智,他們都應該快樂、尊嚴、安心、自在的在地老化。埔里基督教醫院愚人之友基金會團體家屋的家屋長秀鳳分這麼說:「當我們認同他的想法,站在長輩的生命位置看世界,就不會覺得陪伴老人家是高難度任務了。」

  期待埔里基督教醫院長照教學大樓繼續寫下動人的生命故事,透過這些故事將帶著我們降低高度,進而擴展我們生命的廣度和深度,提醒我們不要忘記住在我們身邊的鄰居,讓我們一起實踐主耶穌愛鄰如己的教訓吧!

道生神學院院長

翁瑞亨

典範傳承

長照教學大樓理念篇(四)

  一個機構要持續有效發揮其影響力,得到社會的肯定,關鍵在於是否能夠敏感於外在環境的轉變,與時俱進地提供合宜服務,滿足需求。

  1950 年代,埔里基督教醫院回應極度缺藥少醫大埔里地區的需求,助人救命無數; 接著發展成為現代化醫院,無論在醫療與健康促進上成為偏鄉醫療的典範。1999 年,在九二一大地震期間更克服自身為受災者的困境,成為不可或缺的社區健康守護者,陪伴居民渡度過了最艱困的階段。

  隨著台灣社會的轉變,人口老化、少子化與人均壽命延長,高齡者照顧與長期照顧快速成為台灣社會一項重大挑戰,在偏鄉地區加上結構性的貧窮與年輕人口外移,未來這個問題更顯得突出。

  埔里基督教醫院不以身為醫療機構而自我設限,反而秉持著耶穌做在最小的身上的教訓,把關懷從醫療延伸到社會福利服務。自從2000 年成立了愚人之友基金會,開展系統性的高齡者服務,包括居家服務、社區托顧、部落家托、日托、日照中心樂活村、24小時團體家屋失智者福氣村、失智者日照安康村等等。這些服務都受到社會極大的肯定。

  2015 年,埔里基督教醫院將以更前瞻的視野,動工興建長期照顧教學大樓,為的是繼續探討創新照顧模式,並經由實際操作、示範、教學、人才培育等帶來擴散的效果。面對台灣快速高齡化、急需服務創新以及預期常照人力不足的現象,這項決定,將會為埔基對台灣的貢獻開啟另一個里程碑。

  從山地醫療到成為偏鄉常照的開路者,到成為一個創新、示範、教學的擴散中心,埔里基督教醫院秉持者耶穌基督愛人如己的教訓,從醫療到社會,從實作到人才培育,與時俱進,展現出回應社會需求的委身、洞見與能力,並積極的聯結在地教育資源─暨南國際大學,雙方成為在培育長照人才上的夥伴,這真是大埔里地區民眾之福!我們期盼在不久的將來,這裡會有一個又一個高齡者如何受到照顧的故事,繼續傳承教會醫院醫療傳道全人關懷的異象與使命。

暨南大學社工系主任

林木筆

.